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组织动态

无锡知青文化研究会举办《人生之歌》首发仪式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8/4 9:32:46 访问量:389

纪念人民音乐家马可先生百年诞辰

     

   “花篮的花儿香 ,听我来唱一唱唱一呀唱 ,来到了南泥湾 ……。”7月29日上午,一曲耳熟能详的《南泥湾》歌声从无锡市图书馆5楼多功能厅飘出,沁入心肺的音乐声中,清沏的花香与首发《人生之歌》新书的油墨香混杂在一起,在空中凝固成令人难以忘怀的历史瞬间——无锡市知青文化研究会纪念纪念马可百年诞辰暨《人生之歌》首发,在这一刻定格为永恒。


 提笔还夙愿,这-年肖波己经70岁

“我37岁到徐州,开始听闻有位徐州藉人民音乐家马可。”今年72岁的肖波在他的非记实性文学作品《人生之歌》首发式上受访时说,让他感到心寒的是去图书馆查阅马可资料,捧出的却是西方的马可·波罗的相关书藉。这更坚定了肖波一定要为曾经为人民大众创作了传世经典之作《咱们工人有力量》、《南泥湾》等歌曲的马可先生写一本传记书藉,颂扬这位在中国音乐史上被百姓喜爱的大家。

“肖波是放弃了手中原来的创作计划,用知青拼搏精神写出这本书的。”原无锡市第一中学老三届知青、出版过《家门前的那条河》等著作的知青作家袁坚透露,肖波在完成反映知青长篇小说三部曲的《九里洼》《九里山》前两部后,正打算着手写《九里湖》时,他猛然想起2018年是马可先生诞辰100年,这个时机决不能错过。 

 为了不错过纪念人民音乐家马可先生百年诞辰这个机缘,于是,肖波带着那支饱蕴着歌声的笔,用几乎疯狂的激情,再上北京、下上海,寻找可以继续补充马可生平的史料。这年,肖波己经70岁了,他放弃了七十庆寿,忘却了江南渔米之乡老一辈流传下来“七十不住夜”的古训,为心中那个30年前的夙愿而不分昼夜地奔忙。

《南泥湾》,手风琴声中与马可“相识”

“我在初中就会拉手风琴,50多年中拉得最多的就是马可的《南泥湾》。”肖波,1947年生于无锡,是无锡市机电工业学校68届的“老三届”。无论是在学校读书,还是1969年随上山下乡洪流到苏北弶港农场18团当-名农垦知青,或1974年被调到位于徐州的江苏生产建设兵团采煤团,与煤矿工人-起同吃同住同劳动,肖波会拉手风琴的特长始终没有被淹没,他先后在原无锡市八中的红旗宣传队、弶港农场宣传队,徐州煤矿宣传队当过出色的手风琴手。

命运就是那么奇妙,肖波在1976年被调派到江苏省煤炭挥部子弟学校,明明不是音乐教师的他,校领导却特意向财政申请拨款,让学校总务叫上肖波一起去选手风琴。肖波至今记得那是一只上海产的伯乐牌手风琴,用它拉得最多的依然是马可的《南泥湾》。1986年抽调到徐州史志办工作的肖波,开始接触接徐州籍音乐家马可的生平史料,他被深深吸引。

“马可从未在音乐院校深造过,大学学的是化学,却走上了音乐道路,成为中国音乐史上的一位传奇人物。”肖波坦言,到徐州史志办编纂马可资料,马可的幼年时期,1940年奔赴延安,1944年参加著名歌剧《白毛女》的创作……,马可先生的传奇式音乐生涯萌生了浓厚的兴趣,心中埋下了挥不去抹不掉的写书欲望。

九十年代,肖波再次参加“江苏省志人物”编辑,曾有过数次写书还原一位真实马可的冲动,但那时在单位上班,没有自由支配的时间,更苦于手头资料奇缺,又一次被迫搁浅。

  住地下室,奇遇《黄河入海流》

 “这-章节的原始材科,我是从北京的地摊上淘来的。”肖波退休后,2013年回无锡定居,进入无锡知青文学创作群体。有了更多时间的肖波,分别以弶港农场知青生活和知青在徐州煤矿当矿工的真实原型,出版了《九里洼》、《九里山》两部长篇小说。

2016年春节后,他毅然搁下第三部《九里湖》的创作,决定动手“还债”,写-个人民音乐的人生之歌。进入角色的肖波,面临的是压力徒增,手头上马可先生不少年份的资料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无从觅寻。

不知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还是马可先生在天之灵被肖波20多年不弃不离坚持要写“马可传”的精神感动,肖波在写作路上遇到很多无形的帮助和意想不到的惊喜。一次,肖波在北京海淀区回龙观的一家小旅店的地下室住宿,没有浴室,只能出门去找冼澡的公共浴池。肖波路过一个路边专卖旧书旧杂志的地摊,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信手翻寻。突然,一本似曾相识的《黄河入海流--抗敌演剧第十队史料集》跳入他的眼帘。这是本由河南省文化厅文化志编辑部编辑,记录抗战时期的“抗敌演剧第十队”的战斗历程的书藉,让肖波如获珍宝。更让肖波惊喜的书上还有1938年与马可先生同在演剧十队的晏甬、王麦的签名。

“这是本我托遍朋友都没能找到的书。”当肖波在7月25日晚上在无锡中山路三凤桥酒家设宴,请几位挚友一起为专程从北京赶来无锡参加《人生之歌》首发的马可先生三女儿马海莹送行的席间,当记者讲述肖波曾在北京回龙观地摊淘得“宝书”的故事时,肖波对马海莹说,这本书给他弥补了一段马可在抗敌演剧十队真实史料的缺失,得以上下连贯

 旧报纸中淘金,忘了朋友约会

人家出书是为赚钱,可肖波写《人生之歌》,是十足的“二姑娘倒贴”。且不说肖波要自掏腰包付几万元的出版费,单前几年为了寻找与马可相关资料的车旅费、复印费、书籍购买费,肖波自己也不记得花了多少钱了。幸亏肖波夫人贤惠,没查他的帐。

“这是从上海图书馆找到的1944年3月11日的《解放日报》的内容。”肖波一次次往返在北京、上海、南京、徐州、延安等地,到马可曾经学习、战斗、工作、生活的城市、乡村,寻觅创作素材。肖波至今记得有一天上午,从无锡赶到上海图书馆复印资料,虽然事先有备而去,而且与正在上海的好友黄华(原无锡五中知青)约好,中午去黄华那儿蹭饭。可复印花了足足花了3个多小时,等饥肠辘辘的肖波赶到黄华那儿,几个朋友早己散席。黄华看着捧着一大堆复印资料的肖波一脸尴尬,于是在火车站小店里他吃了碗面,送上火车。如此天南地北的窘境,肖波也不知经历过多少,但他倒是每每坦然处置,-笑而过。

  通宵写作,落下了坐骨神经痛

七旬作家肖波,与半个世纪前马可先生的隔空对话,常常是在星空闪烁的深夜。肖波在受访时直言,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白天小区收废品的、收锡箔灰的吆喝声,居民彼此招呼声,老人收音机的广播声……,闹轰轰的,思路不断被扰乱,没办法,干脆睡觉。《人生之歌》创作的两年多时间内,肖波成了“夜猫子”,入夜专注写作,在书案前通宵达旦,连凌晨送牛奶的也会去敲他家门,收下个月的牛奶费。为了让《人生之歌》赶上纪念马可先生百年诞辰活动时出版,肖波几乎每天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十多小时。嘴上不服老的他,常去医院“串门”的他,终于落下了坐骨神经痛。在《人生之歌》首发式前,肖波面对我用手指着他腰间束了条女性常用的束缚带,问他你腰部为什么捆绑着护腰带?”肖波不得不承认这个摆在眼前病痛的事实。

 “白毛女”,无锡知青与马可的特殊音乐情结

“马可的歌声曾伴着我们成长。”“之前,我们在唱经典老歌的时候,不会太会留意词曲作者的名字,今天才弄清楚原来是马可创作。”无锡市知青文化研究会叶建军会长、副会长孙结绿女士,无锡市知青文化研究会文学组散文家郭锡廉和作家袁堅等异口同声称赞肖波,把他短暂而光辉灿烂的一生献给了人民。孙结绿说,如果没有爆发抗战,当时就读于河南大学化学系的马可先生成为一名著名化学科学家是不二人物。叶建军会长介绍,无锡知青中有个舞剧“白毛女”剧组,由早年在苏北的知青宣传队组建,至今已有近50个年头了。当年十七八岁风华正茂的姑娘与小伙子们,如今都己成了七、八十岁的白发老人。“白毛女”的1号女演员数年前己去世,2号女演员毅然接替。叶建军表示,研究会将在明年纪念上山下乡50周年大型活动时,继续上演“白毛女”片断,其中不泛是无锡知青与人民音乐家马可的-份特殊音乐情结。 

据了解,7月29日无锡知青文化研究会在市图书馆举办《人生之歌》首发,纪念人民音乐家马可先生百年诞辰活动,无锡市知青文化研究会会长叶建军、副会长孙结绿女士、副秘书长沈小军、何旭东,无锡市知青文化研究会文学组散文家郭锡廉和作家袁堅,知青合唱团知青,知青第三代,以及江苏人民出版社主任编辑花蕾先生和美术编辑徐立权,无锡市音乐家协会主席吕仁仲、无锡市新四军历史研会戴越敏女士、徐州知青书法家陈绍刚等相关人士近200人参加了当天活动。

 马可先生三女儿马海莹女士(原中央民族乐团原副团长、中国歌舞团原党委副书记兼副团长。现任延安鲁迅艺术文学院校友会会长。)专程从北京赶来无锡参加新书的首发,并为读者现场签名。马海莹女士在报告厅近一个小时演讲中介绍,马可先生1918年6月27日出生于徐州,1976年7月27日病逝。一生致力于民族音乐创作、研究和音乐教育事业,先后创作的歌曲有《南泥湾》、《咱们工人有力量》、《吕梁山大合唱》,秧歌剧《夫妻识字》,歌剧《周子山》、《白毛女》、《小二黑结婚》,管弦乐《陕北组曲》等700余首(部)脍炙人口的音乐作品,撰写了《中国民间音乐讲话》、《时代歌声漫议》、《冼星海传》等学术专著。


(许伟文 摄/文)   

 

 


更多资讯>>
无锡市社会组织促进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 - 2018
技术支持:无锡市宝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ICP备16001349号